簡/繁切換 |
《 酒店工作 》以愛為名的自私

nig.png

A相交數年的朋友南西跟她借錢。

數目不算大,對方只開口說要三萬,

用途是「這個月的房租繳不出來了」。

一般正常人如果沒有那麼高的收入,

會找一間小一點或位處市郊的房子,

而非跟朋友借錢,

可是南西偏偏要住在東區的電梯大廈,

原因不是她愛慕虛榮,

而是她的同居男友堅持不住台北市以外的地方,

兩個人感情好的時候倒還好,

房租一人一半,省一點還付得出來,

可是男人已經有了小三,

除了拿換洗衣物之外根本不回家,

最後連房租都不分擔了,

還堅持住在那裏,到底是怎樣?

「我有試著幫她找房子,」A說。

「可是她說……」

「她說搬家很麻煩、

她說農民曆上找不到好日子、

她說她在附近健身房的點數還沒用完、

她說之前有朋友提過要跟她合租但卻遲遲沒給她答案……」

我不認識南西,但用腳趾甲,

而且是分岔的腳尾指甲的其中一片想,

都可以想出她會講什麼理由。

「但總之就是那個男人的東西還在那裏,

她以為扣住東西就等於留住人了,對吧?」

「我真的很不想借她這筆錢。」

A說:

「可是我昨天在社會版上看到一個女生為情自殺的新聞,

記者寫說某可憐女子先被男友拋棄、

連相交數年的朋友都狠心不幫忙,導致她孤立無援,

只得求死……妳知道嗎?我覺得我要是不幫她,

說不定下次報紙上那個『相交數年的狠心朋友』就是指我。」

「那所以妳要借?」我問她。

「如果是妳,妳借不借?」她反問我。

如果是妳們呢?妳們借不借?

妳一定也有過這種鬼打牆的朋友,

也許她不是跟妳借錢,

而是半夜三點打來哭訴男友失蹤、

沒事把聯絡人通訊錄刪光光說象徵重新開始、

在plurk自以為幽默寫說「原來紅酒配宜眠安妥可以增強三倍效力」

(拜託請遵照處方上的指示服藥謝謝)、

又在FB寫什麼「其實人生根本沒什麼可留戀,

死是痛一下子,活是痛一輩子」

最後又寫說放心吧我很好不用為我擔心,

好像這樣就很貼心,

別人就真的不會擔心似的……

其實妳真的也不想擔這份心了,

因為妳怕自己非但說不出溫柔的慰問,

說不定還會脫口罵她活該,

可是心裡卻不斷的在拉扯。

一方面妳覺得她是無辜的受害者,

她又不是因為賭博所以欠錢、

她又不是自己想過得這麼痛苦,

連路人都不該對失足者落井下石,

更何況是身為朋友的妳,

可是另一方面妳又覺得,她或許是受害者、

可是絕不無辜阿,她放棄了自救不是嗎?

而我想,是我們都被所謂的「愛」困住了。

她困在她不順遂的感情裡,

而妳被困在「愛情是偉大的」的框架裡,

我們都不能駁斥愛是偉大的、珍貴的,

於是在某一種程度上,

她簡直像是為了理想不惜犧牲一切的革命先烈,

在「理想」這麼大一頂偉大的帽子之前,

妳不想支持她找死的行為,

卻為了自己沒她那麼不怕死而自慚形穢。

我們總認為能為愛拋棄一切的人是偉大的,

就算有責備、有不認同,

也只是覺得做出這種選擇的人太傻了,

為了根本不值得的人,讓自己蒙受損失,

可是那些被拋棄的「一切」,並不是無知無覺的死物阿!

如果被拋棄的是工作,那代表有很多衰小的同事受害,

如果被拋棄的是朋友,肯定世界上有很多個無奈地A小姐。

我們總以為能為愛拋棄一切的人很無私,

因為她可以為了愛情什麼都不要,

可是說不定這只是以愛為名的自私而已。

因為在為愛不顧一切的人眼裡,

除了自己的執念之外,其他的一切,什麼都看不到。

>
《 酒店工作 》不要猶豫,不要等待
《 酒店工作 》不要猶豫,不要等待
<
《 酒店工作 》不要讓一個男人傷害妳兩次
《 酒店工作 》不要讓一個男人傷害妳兩次